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小品《搭车》

【发表时间:2019-05-15 06:22:53 来源:】

搭 车


> 时间:深夜


> 地点:公路上。


> 人物:甲:某公司翻译,男,二十几岁,大学刚毕业不到一年


> 乙:客运公司司机,男,三十五左右


>


> (甲提一大行李箱上。)


>


> 甲(狼狈地):这人一倒霉呀,喝水都得噎着。我这是赶火车,赶出租,赶飞机,赶大巴。一个都没拉,最后给扔在这地方。(抬腕看表)这不,北京时间零点整。还有8个小时外商到厂,20几里路,这怎么办那?(汽车声由远到近)


> 甲:哎--停车……(汽车呼啸而过)唉……唉……现在这世道! (摩托车声)停车停车,大兄弟……(摩托车也呼啸而过)看来不豁出去是没用了。(把行李箱往路中央一摆,人站在上面,一辆汽车由远而近,忽然一阵紧急刹车声,甲吓得从箱子上滚了下了。)


> 乙:找死呀!(下车,甲爬起来)你小子活腻了。(急得要冲上去)


> 甲:对不起……对不起呀。师傅,我没办法?


> 乙:你不活了!


> 甲:我这不没办法嘛……


> 乙:没办法也不能拿命开涮呀?


> 甲:我错了,我错了,兄弟您教导得对。


> 乙:行了,不扯没用的了。到哪呀?


> 甲:县城。兄弟你到?


> 乙:到家,前面2里多就到。


> 甲:这,你……这那您能捎我一段,我实在是走不动了。


> 乙:行,你到县城哪呀?


> 甲:三和集团。


> 乙:哟!著名纳税大企业嘛!行,我就送你一趟,上车!


> 甲:谢谢,谢谢啊!师傅,送一趟多少钱?


> 乙:什么钱不钱的,不要钱!顺路,不就县城嘛!


> 甲:啊?不行不行!咱们先小人,后君子!


> 乙:你这人怎么这么迂?顺路嘛……


> 甲:一顺就顺都十多里呀?大兄弟,开个价吧!


> 乙:唉!我看你刚才灰不溜秋挺可怜的,怎么现在成了个有钱的主儿。


> 甲:不是这意思,坐车给钱,天经地义。


> 乙:兄弟,我今天这是加班送了一批客人,不然你就是等到天亮也没车了。咱们这时辰碰上,那叫有缘。今天顺路做个好事,不要钱!


> 甲(怀疑):咦--这人没毛病吧?乱要钱的我见不少,这有钱不要的,还是大姑娘上轿??头一回!(调侃)那你不成了活雷锋了吗?


> 乙(顺口地):啊?啊,就算是学雷锋了吧。快上车,我还赶着回去睡个觉,明 天还得早班那!(欲搬东西)


> 甲:哎,这价不说好,我是不会上车地!


> 乙(不悦):时候不早了,我还急着回家呢,老婆可电话打了好几个了。你走不?那我走啦!


> 甲(犹疑半天,下决心):好,走。今天算是又见雷峰叔叔了!


> 乙:坐稳了!


> 甲:哎!(抱紧包,一只手在包里摸来摸去)


> 乙:兄弟,听你口音,不是本地人那。


> 甲:(一紧张)啊,啊,我老家盐城。双选市场上应聘来三和做翻译的。


> 乙:哦?来着几年了。


> 甲:快一年了。


> 乙:噢!那还不熟悉这还环境吧。


> 甲:啊,不(……紧张,改口)熟悉,熟悉,熟……


> (车拐弯,开始颠簸)


> 甲:这是哪条路?骨头都快给颠散了!


> 乙:走近路!否则还要绕一个大圈子。没走过呀?你不是熟悉的!


> 甲(自语):啊,熟……熟……(转向观众嘀咕)完了,完了!上船容易下船难。他要是随便找个借口,把车一熄火,然后……(做杀人动作),我……(车前后晃动两下,熄火了。甲紧张地)哎,怎……怎么停……停车啦?!


> 乙:熄火了!


> 甲:啊?这……这不……不早不熄火,晚不熄火,怎么一到小路他就熄火了!


> 乙:小路颠太厉害了。(在工具箱中翻工具)


> 甲:(惊恐)嗨!你找什么呢?!


> 乙:找家伙!


> 甲(惊):家伙?(嘀咕)啊!我也有……(从包里迅速掏出瑞士军刀,溜下车,躲在舞台一边)


> 乙:咦?人呢?……刚才还在说话,不会给从窗户里颠出去了吧!


> (左右寻找)嗨,你过来呀,帮着推一下嘛!过来呀!


> 甲(自作聪明地):你别过来。我傻了才过去!


> 乙:你这人怎么这样,你来把手,早修好了早上路?


> 甲:上路?你想干什么?


> 乙:修车呀……快过来……


> 甲:我不过来……


> 乙:你不过来,我怎么动手……


> 甲:你别靠近……你有我也有! (举起刀晃了晃)


> 乙;有什么?


> 甲:瑞士军刀!


> 乙:你!你想干吗?我不就是要你来搭个手修个车!


> 甲:修车?我看你修车是假,抢劫是真?


> 乙:什么?抢劫?啊!你可别乱来呀!(疑,转对观众,怕)哎呀,我怎么这么不小心,现在一些小年轻,穿得人模狗样的,为了凑钱上个网吧,连亲娘老子都敢杀。我今天别是给碰上了!(假装解释)兄弟,我身上也没钱!晚上出来送客前,老婆怕我出去按摩,早搜光了。


> 甲:你没钱,没钱也不能做这种事情。你自首去吧……


> 乙(辩):你……你……我这看你大半夜的可怜巴巴拖个大箱子,才送你一趟。要不我车也不会坏在路上。我也早到家了。你怎么这么看人……


> 你拿着个刀,我去自首什么? 你去自首去?


> 甲:我自首?你少装了,你以为打开始我没看出来?


> 乙:看出什么?


> 甲: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打定我身上有钱,


> 乙:是,一身名牌,不是有钱也是花花公子。


> 甲:承认了不是?还装出一副好心肠,套出我不熟悉环境后,就开到小路上故意熄火。


> 乙:故意熄火?天地良心!我有病那!


> 甲:是,我要过去给你搭手我就有病!


> 乙:你!我看你是电视剧看多了。


> 甲:对,我过去搭手,你就像电视剧上演的那样:趁黑灯瞎火,荒郊野外,喀嚓一下,下手解决了我好抢劫!


> 乙:你!你这人……你怎么(激动的手直指甲,且抖动)


> 甲:大哥,不要以为现在刚毕业的大学生都那么的幼稚(最后两字拖长,怪腔)


> 乙:你!简直不可理喻!(扔下手中的工具)


> 甲:大半夜,一送十几里不收钱!这年头还有这样的好事儿?你图啥呀?


> 乙(茫然):是呀,我,我图啥呀我?


> (在身上摸烟)


> 甲(警觉地):不许动!你还想掏什么凶器?


> 乙:什么凶器?烟!……你也来……?


> 甲:谢谢!你那烟里包不准有个迷药什么的!我一抽就晕。然后你正好得手,花样还挺多!我自己有(自顾自掏烟点烟)


> 乙(欲辩不能):我……你……你这什么人?(一屁股坐在地上)


> (灯光全暗,两烟头一闪一闪)


> 乙(手机响):谁呀!啊,哦……没什么……马上到家,送他们过江耽搁了,有点急(压制着解释)没事,没喝酒,没去那些污七八糟的地方。放心了……你先睡……有什么担心的,又不是第一次出夜车!先睡,你先睡……(解嘲地)兄弟,小心行得万年船,这句话没错呀。(讽刺地)就是俩口子有时还提防着?


> 甲:啊,也是……也是……


> 乙:这社会风气呀,也一天不如一天了!


> 甲:(无奈地)唉,人一出门呀,我也不得不把心吊在嗓子眼儿上……


> 乙:是怕呀,翻开报纸,今天这地方抢钱了,那地方杀人了。连这大学生都连杀4个同学,还若无其事的。唉……


> 甲:是呀。不得不防那。可这防来防去,人与人之间就冷漠了。


> 乙:其实这人心都是肉做的,捂捂,它就暖了。(困惑,冲动地)可……可现在怎么,怎么就一个个心都好象那钢筋水泥做的?


> 乙(难过):兄弟,看来你是实在信不过我,我这车一个人也修不起来,(甲起立,向车走去,乙未觉,)我自己就猫车上睡到天亮,你那,就自己想办法走吧……


>


> (乙抬头,见甲在车旁,拾起工具,走近甲,甲打亮打火机为乙照亮,微弱的火光中,两人相视而笑。落幕)


相关阅读:
少妇色情电影中文字幕 225302.com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